业界

扬子江药业徐镜人等人反对二次议价背后的原因

字号+ 作者: 来源: 2018-10-29 18:37 我要评论( )

时间:2018-10-27 16:26 来源: 作者: 在全国两会医药界代表委员座谈会上,几位头顶着 全国人大 在全国两会医药界代表委员座谈会上,几位头顶着“全国人大代表”政治光环的制药企业

时间:2018-10-27 16:26 来源: 作者:

在全国两会医药界代表委员座谈会上,几位头顶着 全国人大

在全国两会医药界代表委员座谈会上,几位头顶着“全国人大代表”政治光环的制药企业大佬极力反对“二次议价”,称“二次议价”危害甚大。例如陕西步长制药集团总裁赵超、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革新等。

笔者在医药行业混迹多年,对药品的生产、招标定价、流通、销售过程中的各种黑幕和“潜规则”了如指掌。综合多家媒体的报道,笔者发现几位制药企业大佬反对“二次议价”的理由均经不住推敲,完全是站在自己企业的角度提建议,谈看法,带着“人民代表”的政治头衔谋求私利,笔者十分鄙视这种“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行为。

业内人士都知道,在“只招不采”的药品集中招标制度下,“高定价、大回扣”是制药企业竞争的不二法宝,一些胆子大、出手大方的制药企业往往更能够“搞定”政府官员,从而在省级药品集中招标中获得“高定价”,为“大回扣”留下巨额的空间,通过给医生“回扣”来刺激医生开大处方,滥用药,这样药厂的利润就非常可观了。

而如果放开“二次议价”,药品中标价中的水分就会都被医院挤掉,医生就没有开大处方和滥用药的积极性了,药品的用量就会大幅下降,药厂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尤其是一些可用可不用的中药注射剂,很有可能就会退出医院的药品市场。

陕西步长制药集团总裁赵超、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革新等大佬,虽然贵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利,带头用“回扣”刺激、诱惑、逼迫医生去赚患者这一社会最弱势群体的钱!而放开“二次议价”则显然不利于他们以既违法、又不道德的手段去赚最弱势群体的钱。

业内早就有人曝光: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给医生的回扣是12元,扬子江的药品回扣是中标价的38%——42%,这两家企业不差钱,都能摆平官方、媒体、患者、医生、医院……

科伦药业是我国最大的大输液生产企业,好像没有直接给回扣,但是如果没有抗生素和中药注射剂的滥用,作为溶媒的大输液在中国的用量就不再可能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了。为了避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结局,科伦的刘革新董事长反对“二次议价”也就不难理解了。

(一)“二次议价”对现行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调整和纠错机制,是一把遏制医生收受药品回扣、防止大处方和滥用药等行为的利剑,尤其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帮助政府搞清楚药品价格的真实信息,让官商勾结制定虚高药价的黑幕大白于天下。

所谓“二次议价”,即在省级药品集中招标确定的药品中标价的基础上,由不同的医院根据采购规模、配送距离、回款条件等因素在不超过中标价的前提下和药品供应商进行价格谈判,确定实际的采购价格。

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已经确定了药品的中标价,按常理就应该按照这一价格供货,为何还要搞“二次议价”?这是因为现行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只招不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招标,中标的药品到底有没有销量、有多大的销量要看医院的脸色。在严格按照中标价采购药品、不得“二次议价”的政策环境下,医生和院长拿回扣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医院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正常的市场价格竞争机制失灵,谁的药品价格高、谁能够给院长回扣,院长就采购谁的药;谁的药品价格高、谁给医生的回扣多,谁的药就销售的好。这就倒逼制药企业纷纷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隐性交易竞争。“高定价”是“大回扣”的前提和基础,为此,制药企业的老板必须削减脑袋、竭尽全力、不择手段的“搞定”政府官员,否则就只能面对“低价中标死翘翘”、“有价无市”的命运。

关注 官方微信,回复" 35512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牡丹江黑宝药业欺诈银行贷款牡丹江黑宝药业欺诈银行贷款大家千万

    牡丹江黑宝药业欺诈银行贷款牡丹江黑宝药业欺诈银行贷款大家千万

    2018-09-21 10:19

  • 辅仁药业旗下控股公司被曝或涉嫌传销模式发展_辅仁,药业,旗下,控

    辅仁药业旗下控股公司被曝或涉嫌传销模式发展_辅仁,药业,旗下,控

    2018-09-20 16:20

网友点评